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人权观察:中国应该终结对性工作者的任意拘押 2014-06-2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 在广东东莞一家娱乐场所外,警察带走数位涉嫌进行色情交易的人员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当局废除一切形式的任意拘押制度,实现真正的公正审判,终止可以不经审判长期拘押性工作者的“收容教育”制度

总部在美国纽约的非政府人权组织“人权观察” 6月24日发布的中文版报告表示,中国应废除“收容教育”制度,该制度主要针对性工作者,可不经审判将被拘押人关押长达两年

中国大陆估计有183间收容教育中心,关押着超过1万5千被收容者,其中大多数为女性

声明还呼吁,中国当局应将成年人自愿从事性工作非犯罪化

声明指出,2014年6月7日,中国40多位学者联署发表公开信,建议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废除现行的收容教育制度

因为收容教育制度缺乏法律依据,违反了中国《宪法》中“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的条款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德森表示,中国大陆呼吁废除收容教育制度的呼声日益高涨,现在是废除任何形式的任意拘押制度的时候了,从而向真正的公正审判迈进

2013年11月,中国政府废除了劳动教养制度

该制度授权警方不经审判就可拘押包括吸毒者、批评政府的人、宗教人士,以及上访者等,劳教期最长可达四年

人权观察指出,然而,现在中国的有些劳动教养管理所已改为强制隔离戒毒所,继续未经审判关押吸毒嫌疑人

中国的劳动教养、收容教育和强制戒毒的制度授权警方不经公正审判就剥夺被收容者的人身自由,构成国际法上的任意拘押

中国政府同时还使用其他正式或非正式的形式任意拘押民众

根据中国法律,从事性工作是违法的

法律允许对累犯者处以长期的行政拘押,最长可收容教育两年

收容教育导致强迫劳动,被拘押者经常遭到身体或性暴力

德国科隆世界艺术学院理事中国学者廖天琪女士就此表示,她非常赞成国际人权组织和中国学者及法律专家,对警方任意拘押人、剥夺人身自由的收容教育制度提出批评,呼吁取消这种制度: “我认为人权观察等这类的人权组织呼吁中国取消教育收容制度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政府今年2月开始扫黄运动,后来又演变为扫黄打黑,把很多性行业的人抓了起来

但这种做法起不到任何有效作用,到头来被抓的只是一些最底层的性工作者之类的,把他们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关押起来,而他们背后的那些官员和犯罪分子却没有触及

” 人权观察的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德森指出,中国当局周期性的高调扫黄成效有限,而且会导致性工作者更容易遭受警方的粗暴对待和任意拘押

旅美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刘青就此表示: “中国各地政府一有运动就把大批妓女抓起来,很多时候不经法律程序就关押多时,但平时就是那些官员、甚至警察涉嫌在背后运营卖淫场所

这是很不人道的

中国政府让警察不经法律程序就把人关押起来,这是严重违反宪法的做法

中国这样行政命令似的制度很多

虽然去年劳教制被取消了,但类似的其他制度还存在

” 中国《立法法》第八条规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相关事项,只能通过制定相关法律;《行政处罚法》第九条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只能由法律设定

联名信认为,规定收容教育制度的《办法》属于行政法规,而非由全国人大通过的法律,因此不应具有限制人身自由的处罚效力

中国当局自今年2月以来对广东东莞的性产业进行高调打压

中国官媒报道,到6月中旬,警方共清查娱乐场所94.7万多间次,以组织性交易罪名刑事拘留了3千多人

有数据显示,中国大陆每年有至少1.8万至2.8万名女性被送进收容所

(记者:希望; 责编:嘉华) 相关报道 研究报告:逾八成中国女记者曾遭性骚扰 米兔运动风生水起 中韩处理大相径庭 维权两年无望 多名伤残女工自杀身亡 网络性侵爆料一个话题倒下,另一个话题站起来 俄姑娘在华被迫卖淫细述惨痛经历 中国反性侵运动冲破网封大集结 中国式“米兔”异军突起名人遭控 访董瑶琼乡邻:她有一个不幸的童年…… 刘霞近况:身体尚好但很虚弱 联合国官员吁调查12朝鲜服务生“投诚”事件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