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评论 | 胡平特约评论 要害是禁止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评中国政党制度白皮书 (胡平) 2007-12-13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就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各民主党派全国代表大会即将召开之际,中共当局发布了《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曾经担任中共中央统战部秘书长兼民主党派局局长的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游洛屏说,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经过发展,有理论与实践基础,发布白皮书的时机已经成熟,既有必要回头总结,同时也是对外宣示

有了《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世人就可以据此来评判、来监督,看看这样的政党制度是否符合现代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则

下面,我们就根据现代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则对这部白皮书略加评判

白皮书宣称,中国现行的政党制度是"中共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度"

这种制度"适合中国国情",体现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它"既不同于西方国家的两党或多党竞争制,也有别于有的国家实行的一党制"

白皮书还慷慨激昂地宣布,"实行专制独裁统治,违背历史发展规律和人民意志,也必然要归于失败

" 在这里,中共再一次玩弄语言游戏

中共知道共产党一党专制恶名昭著,所以它不敢明说自己是一党专制,竭力和一党制撇清关系,而且还装模作样地对专制独裁愤怒声讨一番

这恰好从反面说明民主理念是何等的深入人心,中共当局是怎样的做贼心虚

白皮书声称,"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也是民主党派的选择"

这是十足的诡辩

中共无非是用武力夺取了全国政权而已

这并不等于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

否则,你是不是要说三四百年前满人入主中原也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呢

今天,能称得上人民的选择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通过真正的民主选举而获得人民授权

至于说"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也是民主党派的选择"这种说法也是错误的

人家民主党派在57年提出轮流坐庄,你共产党就把人家打成右派,打入十八层地狱,然后还要逼迫人家民主党派说是自愿选择了你共产党的领导

天下还有比这更无耻更蛮横的吗

众所周知,在中国,由于共产党的压制,民主党派根本无法成为真正的政党

它们没有自己独立的政纲,也不允许和共产党平等竞选

它们只不过是共产党的下属组织,归共产党的统战部管,小至吸收党员的数量,大至确定党的领导人,都要经过共产党,而且尽人皆知,很多民主党派的领导人本来就是共产党,是共产党派他们去对外冒充民主党派去控制民主党派的

白皮书说,中国多党合作制度"既不同于西方国家的两党或多党竞争制,也有别于有的国家实行的一党制

""中国近现代政治发展的历史和实践证明: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必须从中国的基本国情出发,盲目照搬别国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模式,是不可能成功的"

这两段话或许会使人误解,好像世界上有很多种政党制度,而中国则有中国自己的一套政党制度

对此,我有必要多说几句

严格说来,世界上并没有不同的政党制度

比如说,世界上并没有一种特殊的制度叫两党制,也没有一种特殊的制度叫多党制

平常有不少人说美国是两党制

其实这话不准确

翻遍美国的独立宣言、宪法、宪法修正案和其他法律文件,你都找不到有哪一条规定美国实行两党制的条文

事实上,美国也远远不是只有两个政党,例如在1996年总统大选中,除了民主党的候选人克林顿和共和党的候选人多尔外,还有改革党的候选人佩罗;在2000年总统大选中,除了民主党的高尔和共和党的小布什外,又有绿党的纳德

其实,在民主国家,政党不过是公民行使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的一种自然结果

持有不同政治理念的公民为了更有效地参与政治,竞选公职,分别组成不同的政党

民主国家对政党的数量并没有限制

至于说在有些国家主要是两个党在竞争,有些国家则是有三个或三个以上的党在竞争,那并不是这些国家实行不同的政党制度,那主要因为这些国家实行了不同的选举制度

一般来说,在实行单一选区制的国家,容易形成两个党竞争的局面,在实行比例代表制的国家,则更容易形成三个或三个以上的党竞争的局面

我要反复强调的是,所谓西方式的两党制或多党制,其实不过是在政治领域内,公民行使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的自然结果

也就是说,一个社会只要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就自然会产生不同的政党,就自然会形成所谓两党制或多党制

中共宣称它不采纳所谓西方式的两党制或多党制,其实就是不准中国的公民有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

问题不在于是否要照搬别国的政治制度,也不在于是否要结合中国国情,问题只在于要不要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

这才是中共白皮书的要害所在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胡平) © 2007 Radio Free Asia 更多胡平评论 简评中共十七大 (胡平) 软不下去,硬不起来----评中共对台新政策 (胡平) 平庸恶的例证--读《红卫兵兴衰录》有感(胡平) 赤裸裸的邪恶:读《万里大墙:中共劳改营的跨学科研究》(胡平) 毛派的尴尬及其前景(胡平) 从台湾 "入联公投" 和 "返联公投" 谈起 (胡平) 胡平三篇评论 “时间只能使邪恶升值” - 反驳邓林(胡平) 写在反右运动50周年(胡平) 读江棋生《看守所杂记》(胡平) 左派们也应该争取自由民主 (胡平) 《物权法》透视 (胡 平) 左派们也应该争取自由民主 (胡平) 俞可平访美讲话小议 (胡平) 赵紫阳的最后思考----推荐宗凤鸣先生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胡平) 三十年后谈"四五" (胡平) 赤裸裸的国家机会主义 (胡平) 读胡发云小说《如焉》 (胡平) 从俞可平文章谈起 (胡平) 如何评价对《大国崛起》的各种评价 (胡平) 祝贺余英时教授荣获克鲁格奖(胡平) 唯怯懦者最凶残(胡平)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胡平) 对维权人士的又一轮打压 (胡平) 80 年北京高校竞选活动简介 (胡平)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